×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流浪貓向人類乞食,卻遭到「家貓攻擊」,被救後2個月安靜「結束了喵生」!!

花樱 2022/07/12

每當看到貓咪在外流浪,心中不免為它們感到難過。

流浪貓的「世界」一直都不安靜,它們為了食物、住所、交配權而不停地爭鬥。贏了的流浪貓在得到這些東西的同時也要繼續接受其它流浪貓的挑戰;輸了的流浪貓則不得不黯然離場,要麼去其它地方繼續爭鬥,要麼就茍延殘喘地活著,「享受」著因為失敗而帶來的安靜。

這只被叫做「諾斯」的貓咪是一隻流浪貓,它的喵生從離開貓媽媽後就一直在失敗,既沒有穩定的食物來源,也沒有固定的住所,更別說有過伴侶。諾斯就這樣渾渾噩噩的生活著,只要見著有其它流浪貓在場時,它就會跑開或者躲在暗處不敢出來。

由于諾斯沒有與其它流浪貓「爭雄」的本事,它轉而學會了如何去討要食物。對于諾斯而言,人類並沒有同類可怕,反而還能得到美味的食物,于是它在發現能從有的人那兒得到食物後就會主動去可憐巴巴的要食物。

米妮就是被諾斯「盯上」的一位鏟屎官,她已經給諾斯喂過多次食物,因此還跟諾斯走得很近,而她也準備再跟諾斯相處一段時間後就把諾斯引入家裡。

諾斯也因為米妮經常餵食而沒有像過去那樣總是不停地換住所,它在米妮的家附近「定居」了下來。而它沒有預料到的是,一隻家貓自從它來到米妮家附近後就盯上它了。

那只家貓跟米妮住在同一條街上,它算是那條街上的「貓霸王」,其它家貓都不會主動去惹它。而由于米妮的家在環境比較好的地段,加之社區管理員不準流浪動物進入,因此諾斯的到來就顯得特別刺眼。

結果可想而知,諾斯在某天下午吃完米妮的食物後準備找個地方休息時,被半路殺出來的那只家貓給偷襲了。它那薄弱的身子又怎麼能跟一直「養尊處優」的家貓相比呢,于是它只在起初激烈的抵抗後就一直被那只家貓撕咬,直到家貓撕咬夠了後才拖著滿是傷痕的身子逃走了。

當米妮在第二天見到諾斯時,被諾斯身上的傷痕給驚住了,諾斯的左耳朵被咬掉了一點(TNR的剪耳不是這樣的),眼睛受到了抓傷,本已邋遢不堪的毛髮上還沾上了血,尤其是肚子上被抓出了很多的傷痕。米妮特別難過,她毫不嫌棄地把邋遢又虛弱的諾斯抱在懷中,並立馬帶著諾斯去看了病。

醫生把諾斯那早已打結的毛髮給剪了,還給它的傷口做了處理,而由于常年在外流浪,它被檢查出了慢性腎功能不全以及貓艾滋,口中也有很多顆蛀牙。諾斯真的算得上是流浪貓中的「弱勢群體」。

米妮把諾斯帶回了家中,由于彼此算是熟識了,諾斯在家中沒有感到多少約束。只不過它好像對玩具不敢興趣,也一直不會用廁所,即使對米尼撒嬌也只是簡單地喵喵叫,它好像很難像家貓那樣在這些東西中享受到快樂。

米妮沒有對諾斯有過不滿,她能感覺到諾斯的時日應該不多了,能讓諾斯在剩下來的日子裡感受到安靜就是對諾斯最好的照顧。

諾斯最喜歡待在二樓窗戶旁的書桌上,它總愛看著窗外的風景,也愛伴著窗外吹入的微風睡覺。它在來到米妮家中後就沒有再出去過,好似它已經在外面待夠了,想在餘生中感受只是看著外面風景的安靜喵生。

諾斯只在米妮家中短短地享受了2個月的安靜時光,那時它全身的傷口早已癒合,唯有傷疤還在,毛髮也因此變得油亮了起來。可幸福總是那麼短暫,它在自己最「好看」的時候安靜地去了喵星,只留下了一張張它那總是努力露出笑容的照片。

或許,這就是流浪貓們想要的生活,即使短暫,但只要能安靜幸福地躺著看風景,那它們也不會帶著遺憾結束喵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