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年間「救了9000只貓」,這位「不務正業」的和尚,是Ta們最溫暖的爸爸!

當「和尚」每天生活很悠閒吧?每天吃齋念佛,打掃寺廟的落葉......

然而,這位53歲的僧人——智祥法師,就打破了人們對「和尚」刻板印象。

他穿的最多的不是僧袍,而是這身紅色的汽修服,為的是救助貓狗時行動起來更俐落。

這是穿著一身僧袍的智祥主持,還能看出來他是位以慈悲為懷的僧人。

他每天開著小貨車,穿著他的紅色「工作服」,往返于寺廟和租的救助基地護生園之間,救助流浪貓狗。

一個「和尚」,為什麼會癡迷于救助流浪貓狗呢?

智祥主持回憶說,那是1993年年底,他在內環高速上,看到一隻被車碾斷後肢的貓咪,慘烈的交通事故畫面深深刺痛了著他的心。

事後,他為自己沒能救下這條生命,陷入了深深的自責當中。他默默下定決心:下次如果再遇到,一定全力相救。

就這樣,世間,也就多了一個「不務正業」,每天竄街走巷救助流浪貓狗的和尚。

如今28年過去了,他累計救助了9000多隻流浪貓狗。

智祥主持是2006年5月份來到報恩寺的,當時救了貓狗就放在寺廟裡,但 後來隨著救助動物越來愈多,寺廟裡放不下了,才去租了現在的報恩寺浦東救助基地。

智祥主持安撫著剛到寺廟,還有些害怕的小奶狗。他把小狗抱在嘴邊鼻尖蹭蹭親親,很快小狗就安靜下來了,這大概是我見過最治癒的畫面了。

為了節約成本,他基本上每天忙得腳不著地,組裝籠子、喂藥’打疫苗等都親力親為。

來看看他給小流浪們打疫苗、驅蟲的熟練手法,你就明白了。

給流浪毛孩子打疫苗▼

給流浪毛孩子做內外驅蟲▼

智祥主持說,救助的身體健康的狗狗一般會送到報恩寺浦東救助基地,老幼病殘的會放在寺廟裡悉心照料。

普通人的早上可能早上8點或9點起床,而智祥主持的早上淩晨4點鐘就已經開始了。

淩晨就開始清掃貓狗籠舍的日子,智祥師父早已習以為常。

看著乾淨的犬舍貓舍,就知道在搞衛生這方面,志願者和智祥主持沒少下功夫。

報恩寺浦東救助基地▼

智祥主持親自搭建的貓舍

陳舊但乾淨整潔▼

然而,救助流浪動物不是只有打掃衛生那麼簡單,從原來的幾隻流浪狗,到後來的成百隻上千隻, 智祥主持將自己所有的時間、精力和金錢都投入到救助流浪毛孩子中。

不僅花光了自己的積蓄,就連打坐念經的時間都被透支了。

而且從開始救助至今,智祥主持從未公開募捐過,只接受主動捐款。因為他相信只有主動捐款才能為捐款人積累福報,求來的或是用條件交換來的都不能,另一方面他感覺求人捐款有傷僧人體面和自尊。

好在有愛心人士捐助,藥品,棉被,臨期寵糧等等,也有很多人捐贈善款。如此,上千隻流浪毛孩子的生命才得以維繫。

但是!正是智祥主持的慈悲胸懷,吸引了大批故意遺棄寵物的人,將剛出生不久的毛孩子,偷偷遺棄到寺廟門口。

有時候,就算救得了貓狗,卻無法渡人。

這也導致寺廟和救助基地的流浪毛孩子數量激增,只能想各種辦法往外送養,減輕基地壓力。

智祥主持了解到德國的動物保護法規定:在德國不能虐待和遺棄狗狗,一般傷害動物將處以罰款,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最高將判處有期徒刑3年。

棄狗者需罰款約23萬元人民幣,嚴重虐待狗狗者最高可判2年監禁。

于是,他便想盡辦法將基地的貓狗,像德國這樣動保法相對完善的國家。

對于一些有天資的狗狗,智祥主持會將其訓練成警犬或軍犬, 讓它們能養活自己的同時,還能為社會貢獻自己的價值。

不過,像這樣有天資的毛孩子,少之又少。送養流浪毛孩子難度又非常大,終其一生,或許都等不到自己的領養人!

所以,大多數貓狗就只能在寺廟或救助基地度過餘生。

不過智祥主持表示: 「每只無法被領養的貓貓狗狗,我都會給它們送終」。

之前,他還曾在朋友圈發了條長文,緬懷自己已經往生一周年的愛貓「來福」。

「來福」彌留之際,在他懷裡,伸出左前爪,用盡餘力輕撫他右腮的場景;

「來福」生氣時咬被子出氣,打碎紫砂壺的惱人場景;

「來福」學人如廁蹲姿的搞笑場景;

「如果有緣,望儘早續緣。我想你時,定是你念我之際。」

在智祥主持看來,「如果歷代的出家人都想著自己,那誰還會供養我們?不為蒼生,就只能做蒼蠅。

佛法,佛教,寺院,他是 以無事為清靜,不是以無聲為清靜。

「不止我們的生命是生命,它們的生命也是生命, 我想通過我的努力讓它活下來,至少能平靜祥和地過完一生。

在某些人看來,智祥主持作為僧人,只有念經禮佛才是修行。但如果說「眾生平等」, 那麼救助流浪犬貓的生命,又何嘗不是另一種修行呢?

 




用戶評論